页面载入中...

博物馆开夜场,是否可行?

admin 午夜宅男 2020-01-19 379 0

  从这天开始,西王赏功币、大顺通宝钱,这些直接与张献忠大西政权有关的文物不断出水,其中最重要的一件文物是他本人册封妃子的金册。野史中关于张献忠与他妃子的故事有一箩筐,真真假假,不能全信,但眼前的这页金封册确是无比真实的。与大明的金封册相比,这页金封册要窄一些、短一些和薄一些,行文风格也颇为不同,册文中使用了诗经中的典故。这无疑是张献忠手下的那些旧文人,慕古人之风,才拽出了“螽羽合集,内教以光”这样的文辞。遥想当年大西王张献忠攻陷成都,占据蜀王府,御前册封妃嫔,想必是非常得意的。在美女与金册的光芒中,一代枭雄走上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巅峰。

  一次被质疑的考古

  江口沉银遗址自发掘伊始,就一直伴随着各种质疑的声音。这种质疑不仅来自于公众,也来自于业内。不管公众还是业内,质疑的核心始终围绕着“挖宝”两个字。公众的质疑主要在于为什么我们可以挖,而他们不能挖?这一点回应起来相对简单,《文物法》第五条写得很清楚:“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、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,属于国家所有。”我们有法可依,因此可以回应的理直气壮,毫不含糊。

  对于业内的质疑,回答起来就要相对麻烦些,因为考古这个行业多年来一直最忌讳的两个字就是“挖宝”。业内有不成文的规定,挖到什么不叫本事,而要看你是怎么挖到的。业师复旦大学的高蒙河教授还专门写了一本书,名字就叫做《考古不是挖宝》。没来过现场的同行,凭直觉多半会认为我们无非就是在水里面捞银子。单位的领导最初可能也有这样的想法,认为这种发掘没什么技术含量,所以我初到江口时只给派了两个人,而且还全都是“女兵”。

  关于考古不是挖宝,我的理解是考古不能带着挖宝的想法,带着这样的想法去做考古,那就和盗墓贼没什么区别了。因此我们在讨论江口沉银遗址工作方案的时候,制定的最为重要的原则,就是要采用考古学的方法来开展这次发掘。但江口沉银遗址本身又具有特殊性,如位于水下、遗物分散、个体小、覆盖有超厚的卵石层、工作时间有限等等。针对这样的特殊性,我们开创性地设计了工作方法,陆地调查与水面探测相结合确定发掘地点,通过围堰解决发掘平台,运用航空测量建立发掘控制网,虚拟探方法发掘,RTK定位出水文物,GIS管理出水文物等等。如果说在第一次的发掘中,我们的工作方法还带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性质,那么在今年第二次的考古发掘中则证实了这套方法是适用且高效的。

admin
博物馆开夜场,是否可行?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